戳戳_

war is peace。

【露中】童话——雪孩子2

虽然是童话,

但是居然有r18的情节。

燕子离家已经有两年了。

十五岁的安德烈当上了国王。他明明是小王子,却因为生性勇猛而被父王选中。

燕子顺理成章地成了雪国的王妃。

国王娶了黯国人,两国关系头一次变得和平起来。

王耀总是跑到伊万的船头。他最喜欢做的事,就是趴在伊万凉凉的胸口上。雪国人的体温总是比黯国人低,王耀觉得很神奇。

伊万最喜欢做的事,就是把手伸到王耀温暖的头发里。黯国人的体温总是比雪国人高,伊万觉得很神奇。

他们总是让船恣意漂流,两人则在黑暗的船仓中嬉笑。王耀看不见伊万的脸,他最期待一束光漏进来,照到伊万白色的睫毛上,即使伊万会因为怕光而迅速缩进围巾里,但是这样他就可以瞄到伊万的脸了。

“你去哪里了。”

有时父王问他。

“去看雪孩子。”

王耀说。

他最喜欢做的事,就是在船舱中,给不识字的伊万读燕子写给他的信。

但是伊万不想看信。他只想玩王耀的辫子。

耀的辫子总是热乎乎的。

终于,他连辫子也不想玩了。

他把手伸进王耀的衣服里,放到他的肚子上。他的肚子是滚烫的。

实在是太舒服了。

“好冰啊。”

他熄灭了船舱中唯一的照明。王耀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“别念了。”伊万说,“不想听了。”

他撩起了王耀的衬衫,把它一直撩到领子上。他解开了自己的衬衫的扣子。在忍受了一段敏感的刺痛后,他把胸口贴到了王耀身上。

“好烫。”

王耀因为猝不及防的冰冷的拥抱而感到一阵酥麻和紧张。过了一会儿后,他才慢慢放松下来。

虽然雪国人体温偏低,但是慢慢的,王耀也觉得暖和了。

“在我遇见你前,我总是一个人在船上。现在船上有两个人了。”

他把头枕到耀的肩膀上。耀的肩膀上的骨头硌到了他的下巴。

但船上的孩子,一个是黯国人,一个是雪国人啊。

“我终于也这么想了。”

伊万说。

“你怎么想。”

“我想成为黯国人。”

“千万不要。你会后悔地死掉的。”

“我爱你的。”

“黯国人没有光。”

王耀轻轻地把手插进伊万如同羽毛一般的头发里。

“现在两国和平了。两国人相爱成了正常的事。为什么还要牺牲自己呢……”

伊万有点忍不住。他的脸颊碰到王耀滚烫的脸颊上。他抬起头来,给了王耀一个湿漉漉的吻。

第一次深吻。王耀的嘴唇烫伤了伊万。他感觉自己在融化,就像触碰到了太阳。

王耀又是猝不及防。

船在任意漂泊。所以他们想吻多久就吻多久。一直咬着不放也没有关系。

可他觉得不够。

“我想搅动你身体里的那团火。”

伊万说。

但是王耀很害怕。他觉得雪孩子好冰。

“你会杀了我的。”

船在任意漂泊。他们想呆多久就呆多久。

他们内心都觉得这件事情难以启齿,但是他们不约而同地同意了。

伊万在慢慢地试探着,见王耀没有反抗,他终于放心下来。

他把耀紧紧地抱住,在一片黑暗中慢慢进行。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特别小心翼翼。

耀发出一丝丝泄露出来的叫声。

伊万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被他的身体温暖,他始终是那么寒冷。王耀的心被插上了一截冰锥。当伊万把他从中间撕裂开来,他的身体就凉了一大截。

“好冷……。”

他有些痛苦、但是大多是激动的眼泪啪塔啪塔掉在伊万的睫毛上。

雪孩子的身上透着一股无法被温暖的寒气。

他非常困倦地睡在了伊万的船上。

直到第二天中午,王耀才被大王子抱回宫中。


空气中燃起了异样的火光。王耀的晚上从黑色变成了黑夜。他眼中的雾气渐渐被照亮了。他看到了空气中闪耀着黄色光芒的灰尘。

作为一个黯国人,他的眼睛里总是围绕着雾气。

但是他知道,这是黯国人抵御雪国入侵的最有效的方法——照明。

王耀马上冲出了房间。他发现四周都是刺眼的火光。脆弱但是强壮的雪国人穿上了黑色的铠甲,蒙上了血红的围巾,骑着马冲了过来。

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血液和火光,还有被映衬得暗红的雾气,让他根本不知道该往那个方向逃。

当他想起住在银河的伊万时,他迅速调转了方向,逆着人流,朝着灰森林的方向冲去……

--tbc--



评论(1)

热度(42)